《手提肩扛着一袋袋诸如棉被》

    时间:2017-06-17 14:31
    一九九二年,潮州亿溪尚京瓷厂。
    那时的工资低的可怜,每个月杂工七十元到九十元。计件工资也不过百元。那时候的瓷厂大多冠与“地方国营”,那时候的老板,不叫老板,受苦受难的打工族们给他们取了一个外号:“毛虫”或者“铁公鸡。”无论那个称呼,无非是一个意思:小器。
    那时候工人吃的饭美其名曰“大锅饭”,说难听一点“猪食”。然而,就这么艰苦的环境下,有一帮来自偏远山区――柳庄的农村男男女女,像当年潮州“学佬古学佬麻”逃难似的浩浩荡荡朝潮州这座古老的城市奔袭而去。
    柳庄村的雾气大而浓,一群挎着背包,草席,衣服……”等其本生活物品的男女青年在溪坝上的晒谷坪侯着,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就像一群麻雀落在但地。他们抱着希翼在等着另一个地方的人,他们这帮人以“阿兵”为首一共六人,准备“下潮州。”
    阿兵是一个刚刚结婚的后生,他的妻子董招招是万成乡竹林岗上人,排行六,人称“六妹雕。”她的母亲是地地道道的“学佬麻”,那时学佬麻最明显的特征是会吸烟,大家叫做“鸦片麻。”母亲是当年逃难到福建,几经转手,猪仔似的卖到万成乡竹林岗上安家,一口气生下十个孩子。后来经过千辛万苦,总算找到了潮州的娘家。
    新年转外家时,母亲外家人董招招的大表哥江得松也聚一起。
    得松说起他在潮州一家叫“尚京瓷厂”做工的事,尚京瓷厂座落在亿溪码头,当年繁华的竹木交易市场。那时陆路运输还很落后,上游的竹木都是靠水运从大山流入潮州。得松哥透露一个信息:“现在国营厂要改革了,转为私营或民营企业,厂里需要大量工人,你们谁想去我们厂我都可以给你们介绍进去的,但是工资不是很高。”
    那时候“靠山吃山”的农村,树木基本砍光,靠天吃饭的几亩地忙完全成了“剩余劳动力。”这些青年男女成了“吃干食”的黄肿后生,所以出门打工成了“杀开一个条火路”的最佳途径,那时出门真不是为了“挣多少钱”。而是为了“揾一口饭吃。”
    就这样,这帮山里的年青人就这样带着憧憬与希望,坐上南下的班车。
    大家走后晒谷场上还留着一个人,这个人叫柳俊杰,他是刚刚初中毕业待业青年。他望着这群远去的外出打工的人们背影发愣,他看着堂兄弟,有两个还是同班同学都随着南下流动大军的足迹去了广东潮州。
    心里痒痒的……
Copyright ? JCU Shenzhen Trading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. Design by FANGWEI 粤ICP备13248745号-1